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Reset

国民老公沈公子:

前方提示:HE
一发完结。
完了就暂时停更所有的坑啦:)


很感谢你们给我的每篇文点的喜欢点的推荐,很感谢你们留下的评论,这大概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


—————————————————







又是这样。

迪丽热巴的视线瞟过这个大剌剌躺在道具沙发里的男人,结果再次被他抓了个正着,然后她就看见这个男人冲自己挥了挥手,笑得满脸是我就知道的得瑟。
硬着头皮把正在拍摄的部分演完,跟导演打了声招呼后,迪丽热巴就哒哒踩着细高跟儿快步往洗手间走。

三天前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明明是冷得冻手的大冬天,他却打着赤脚穿着身白T恤牛仔裤。撇去一身明显不应季的行头,还能被称得上瞩目的,就是他那张能叫板娱乐圈所有小鲜肉老大叔的脸。
分明是个走哪儿都完全惹眼的存在,但在张望之下迪丽热巴却发现,除了她以外,没有一个人的视线在他身上有过停留。
还没等她开口询问身边的助理,扛着摄像机的老大哥就叼着根烟从这个男人身体穿了过去。
“……”
当即意识到眼前这是什么东西的迪丽热巴,从容地把视线从男人身上移开,做眼保健操似的上下左右来回转了几圈,再优优雅雅坐到小椅子里看起了剧本。


在水龙头下掬了捧冰凉的水,迪丽热巴低下头就往自己脸上拍,试图让自己的小脑瓜清醒清醒。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总是能看见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当她告诉外婆的时候外婆骇然,立马就拉着她去了新疆当地的神婆那儿祈求。然而那个神婆只是看了她两眼,连钱都不收了,只是说着都是命,就把她和外婆赶了出去。
后来,外婆再三叮嘱她不要和那些脏东西对视,千万不能让它们知道她能看见它们,并且用否则再也不给她吃酸奶疙瘩的说辞作威胁,吓得年幼的她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再后来,满十八岁后的那几天,迪丽热巴意外发现自己忽然间看不见那些在外面游荡的鬼魂了。躺在病床上的外婆让她再去寻那个神婆,然而神婆却像是早就知道迪丽热巴会来找她,门窗都锁得死紧,任凭她怎么喊也没有任何动静。
结果等迪丽热巴无果而归时,病床上已经没有外婆的身影。
当她哭着求医生再救救她外婆,却得到逝者已逝请家属安息的回复后,迪丽热巴崩溃了。
她跑遍了医院每个角落喊着外婆的名字,希望能够像寻常一样看到外婆朝她招呼着,慈祥地笑。
可是没有,没有,没有。

那是迪丽热巴唯一一次,痛恨自己看不见鬼魂的眼睛。

发烫的泪水混在手掌里,迪丽热巴狠狠洗了几把脸后,摸出纸巾把脸擦干抬起头。
镜子里除了双眼微红的自己,还有在她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
呼吸猛地停滞,迪丽热巴几乎是下意识跑进厕所的隔间,嘭地把门关上她强行平复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扇木门。
毫无阻碍地,那个男人轻而易举穿过了门板,挑着眉和她对视。
“你……”
“我没看见!”
被吓得后退的迪丽热巴,小腿肚撞上了身后的马桶,当即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在这个男人开口的瞬间,她连连摆手喊出声。
喊完迪丽热巴就傻了。
她看见眼前这个男人那张俊逸得过分的脸忽然颤抖,然后抱着肚子弯下腰狂笑出声。
“你别笑了。”有些懊悔地咬了咬唇,迪丽热巴轻轻开口。
像是好不容易收敛住了放肆的笑,这个男人装腔作势地咳了两声,然后朝迪丽热巴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鹿晗。”
狐疑地看了眼这个叫鹿晗的男人,迪丽热巴思忖了片刻犹豫着伸手,果不其然直接从他的手掌穿了过去,抓了个空。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不是人。”
像是打着哈哈鹿晗讪讪地把手收了回去挠了挠脸,但迪丽热巴依旧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
不知道为什么,迪丽热巴忽然有点儿心疼。
“呃,我是……”
“热巴。”
出乎意料地,鹿晗抢在迪丽热巴前唤出了声,带着不由自主的温柔,愣是把迪丽热巴和他自己都整懵了。
“我听她们都这么喊你。”很快地回过神鹿晗笑着解释,然后他看着迪丽热巴,目光显得有些灼热。“好像只有你能看见我,所以我希望能请你帮我个忙。”
“什么?”
“等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儿了,脑子里也像是水掺了浆糊,乱得很,什么都模模糊糊。听说找着自个儿的死因就能转世投胎去了,我想麻烦你帮我找找。”
“我为什么会死。”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鹿晗整张脸都是认真的神色,每个皱眉都像是在绞尽脑汁地思索,最后却依然无果般摇头。
迪丽热巴就那么看着他,明明是双好看到像是藏了无数颗小星星的眼睛,此时此刻却充满了茫然与惆怅。像是本该星光璀璨的夜空被泼上了最浓稠的墨,什么都看不清了。
歪了歪头迪丽热巴忽然有些心软,眼前这个男人分明是她从小就避而远之的孤魂野鬼,她却拒绝不了他的请求。
“好,我答应你。”眨着眼迪丽热巴爽快地应了下来。“对啦,我的名字是迪丽热巴·迪力木拉提,你也可以就那样喊我热巴。”
由于身处环境实在窘迫,迪丽热巴说完这话就推开了厕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也因此没有看见鹿晗瞬间的蹙眉,以及若有所思的神色。




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迪丽热巴缩在椅子里,柳叶似的眉紧紧皱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机屏幕上大串大串显示着的搜索信息。
——鹿晗,大陆知名歌手、演员,超高人气顶尖小生,生于1990年4月20日,死于2018年6月5日。
他死在两年前,因为跳楼,在他最红的时候。

可是这太奇怪了。
放下手机迪丽热巴把冰冷的双手握紧,抵到唇前呵气取暖。
既然是这么红的明星,她没理由不知道。就算没有合作,就算没有见过面,也该有所耳闻的。
可是没有,她的脑子里没有丝毫关于鹿晗的记忆,要不是因为看见了他的鬼魂去查他的名字,她甚至不知道娱乐圈曾经有这么个红得发紫的男人,也没有任何关于他跳楼的印象。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夏夏。”怀揣着猜测转过头,迪丽热巴看向了陪伴自己已久的助理。“我想起鹿晗了。”
听到她这句话,正捧着保温杯往里吹气的夏夏立马浑身绷紧,手里的杯子也脱手咚地声摔到了地上,溅出大片滚烫的水。
然后夏夏僵硬地转头,像是见了鬼似的看着迪丽热巴。
“热巴姐,你记起来了…?”

推掉了今天所有的拍摄,迪丽热巴回到了酒店房间,像疯了似的找到放在行李箱里的笔记本电脑开机。
“那天你知道鹿哥他…整个人都崩溃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出来,就听着鹿哥的歌哭。后来保安把你的门强打开以后就发现你晕过去了,等你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记得鹿哥了。”
“因为你们还没公开,所以公司让你安心养身体两个月,这两个月里就慢慢把有关你们俩的消息全都封锁起来了,并且用你的名义发表了对鹿哥的哀悼。”
“在你的笔记本里面有个文件,是幂姐锁起来的,密码是鹿哥的生日,里面应该有你想看的东西。”
“幂姐让我在你想起来的时候把这些告诉你,热巴姐,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你千万不要想不开……”
“鹿哥他,不想看到你哭的…”

握着鼠标的手有些颤抖,迪丽热巴点了好几下才点开这个文件。
一个个视频被加载出来,占据满满的篇幅,每个视频显示的封面都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鹿晗与迪丽热巴,或是单方面的注视,或是彼此相视而笑,或是两人肩并肩的距离。
她挨个把它们点开。
看着《我是证人》庆功宴时幂姐录的相,那时候她和鹿晗刚刚认识,却像是一眼万年般彼此沦陷,笑得羞涩如青春。
看着《奔跑吧》每期有她和鹿晗的画面剪辑,看着他俩同队时的共同努力,小得意时默契极了的击掌。不同队时鹿晗对她有意无意的放水,欲盖弥彰的偷看与接近,相隔着数人的距离依旧聊得欢的他俩。
看着鹿晗生日那天陈赫录下来的深情表白,明明该是最大寿星的他却单膝跪在她面前,连告白都说得磕绊,在等她回应时紧张咽着口水,得到回复后欣喜若狂抱着她转圈儿。
看着表明心迹后几期跑男的录制之外,两个花着公费谈恋爱的人,以及鹿晗手机镜头里各种表情各种动作的她,完完全全就像是初尝爱情滋味的姑娘,泛着最浪漫的粉红色。
看着所有弥漫着爱情味道的视频,迪丽热巴的心脏忽然像是被扎满了碎片的手握紧,痛得她呼吸都呼吸不过来,连着整个脑袋都要爆炸般的剧痛,逼得眼泪像是水,不断洗着她的脸。
然后她点进了最后一个视频。
画面里只有鹿晗一个人,房间宽敞却背着阳光,以至于带着些阴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压抑的灰色,陈列摆设都感受不出丝毫的人情味。
鹿晗独自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镜头,状态是明显的颓然。他顶着双眼的乌青,却对着镜头笑得像风。
“热巴。”
鹿晗喊了她的名字,像是爱人的温柔呢喃,却让迪丽热巴感觉这来得比什么都要痛苦。
“我是个混蛋,你别为我哭。”
情绪崩塌在瞬间,迪丽热巴用力地抓着心口位置,世界上最蛮狠的痛就那么侵袭她的四肢百骸,让她哭喘得歇斯底里。

她记起来了,她都记起来了。


迪丽热巴再抬头的时候,鹿晗就站在她眼前,愣怔地看着满脸泪水双目通红的她。
几乎是瞬间她猛地跳起,横冲直撞地往鹿晗怀里扑去。
“别!”
伴随着鹿晗话音落下的,是肉体与肉体闷声的碰撞。
迪丽热巴把脸紧紧埋在鹿晗的胸膛,细瘦的双臂却像蕴藏了巨大的力量,死死钳住他的腰身,勒得鹿晗窒息,却又像是活着。
鹿晗低下头看着这个情绪失控的姑娘,感受着胸膛前的布料被泪水打得湿透,他抬起手迟疑地拍抚着迪丽热巴的背。
为什么他能碰到了?
“鹿晗,你这个混蛋!”
这时迪丽热巴恶狠狠出声,抬起头用微微发肿的眼睛瞪着他,然后低下头死死咬住他的肩膀,像是要活生生咬下血肉般的用力。
倒吸了口凉气鹿晗强硬地抓着迪丽热巴的双臂把她拉扯开,然后前倾了身体让视线与迪丽热巴的保持水平,无比认真地开口。
“你听着,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让我突然可以碰着人,然后我也不知道我和你发生什么了才让你态度转变得那么大。”
就像是漂洋过海终见陆地,却发现那里满目荒芜。
鹿晗的话就像惊雷炸在迪丽热巴的耳边,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鹿晗还是那个鹿晗,只是她感觉不到爱。
可迪丽热巴却格外平静,她在几个深呼吸后平复了波涛汹涌的内心,然后对着鹿晗笑得灿烂无比,一如当初。
“你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逃一样的,迪丽热巴挣开了鹿晗的桎梏。
她不敢细想,她压根儿不敢想。
她不敢想已经死去的爱人为什么就那么站在她面前,看得见也摸的着。
她不敢想为什么明明彼此爱得深入骨髓阴阳相隔后的再次相见,却狼狈成这样。
鹿晗看着迪丽热巴的背影,心底像是被千斤重的东西压得喘不过气儿,脑海里模糊的记忆也像在叫嚣着冲破束缚般,让他连头皮都刺痛。
然后他的目光锁定在桌面的电脑上。


当迪丽热巴把七彩凉鸡米线装盘转头时,意外发现鹿晗就靠在门边上看着她。
眼里多了些让她放心的东西。
“久等啦。”迪丽热巴吸了吸鼻子,端着这盘卖相不算很好的米线放上了餐桌。“尝尝看吧,好久没做了。”
然后她把对面的椅子搬了放在鹿晗的椅子边上,乖巧地坐着,满怀希冀。
看完视频的鹿晗只觉得脑海里错综杂乱的记忆变得清晰,但还是少了什么。他看着这盘七彩凉鸡米线有些出神,然后拿起了筷子夹了大把。
因为他爱吃辣,迪丽热巴加重了辣度,却导致整盘米线味道走了偏差,实在说不上好吃。
只是就是这盘并不完美的七彩凉鸡米线,成了鹿晗心中拼图最重要的那块。
把整盘米线吃得干干净净,鹿晗抬起头对上迪丽热巴的视线——刚刚哭过,那双他魂牵梦萦的眼睛此时此刻就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
然后他伸出手把迪丽热巴拉进了怀里,极尽温柔地将她抱坐在腿上,在她骤然发亮的目光中吻上了她的唇。
从只是停留在表面的轻摩慢蹭,继而吻得渐浓渐深,缠绵而跌宕,原本七彩凉鸡米线过重的口味在迪丽热巴口中的甜蜜润泽下竟成了完美。
两人都没舍得闭眼,贪婪地将彼此眼底疯长的情愫看得深邃,形成最炙热的烙印烫上心脏。

鹿晗想起来了。
他想起来初次见到迪丽热巴时那瞬间,他像是被春风所沐泽,又像是被阳光所温暖,驱走了他心底长久的阴暗。那个姑娘笑得不带丝毫杂质,跟他说她叫迪丽热巴·迪力木拉提。
他想起来和迪丽热巴因奔跑吧而合作时,他内心像是毛头小子般的雀跃,可能比在c罗面前进了尤其漂亮的球还要兴奋。
他想起来那些或刻意或无意的肢体接触间,像是最轻盈的羽毛来回搔刮他已然躁动的内心,让他越发勇敢爱。
他想起来和迪丽热巴第一次接吻,匆忙又慌张浅浅一吻,却让他的心情直直冲上云霄,把恐高抛之脑后。
他想起来和迪丽热巴每次的拥抱,是彼此依靠共渡温暖,把身边所有的空气都燃烧成粉色。
他想起来和迪丽热巴翻云覆雨的夜晚,紧致逐渐变得柔软,带着他陷入让他溺毙的泥泞。那些甜腻的呻吟和似花绽开的吻痕,像是有着灵魂的画卷。
只是他想起来得太晚。
鹿晗定定地看着迪丽热巴的脸,这张他永远都看不厌的脸。他抬起手轻轻拭去再次滑下来的眼泪,扭转了手腕又把她垂下来的零碎发丝别到了耳朵后面。
“小傻瓜。”
然后鹿晗看见自己的手越发透明,而且也再感觉不到迪丽热巴抱着他腰间的温度。




灯被人关了,迪丽热巴被突如其来的黑暗给吓了一跳。就在这时候,邓超陈赫等人手里捧着的小型草莓奶油蛋糕忽然亮了起来,是被做成迪丽热巴和鹿晗模样的两个小人,捧着根淡粉色的蜡烛。
鹿晗就这么单膝跪在她面前,手里拿着的是块做工精致到极点的女款手表,和他手腕上的那款互为情侣表。
“那什么。”
“热巴我这人就是喜欢表,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表,诶呀不是我在说啥玩意儿。”
“我意思是我希望你能喜欢我送你的这块表,我和那边的老工匠一起做的。我其实本来是想做戒指的,但想想我们到时候还得结婚呢。”
“诶不是我不是说你一定要嫁给我,诶也不对,你当然要嫁给我。”
“诶我就是想说迪丽热巴迪力木拉提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所有如潮水般涌上来的记忆都碎成一片片,尽数嵌进迪丽热巴被狠狠剜开的心脏里,让它血肉模糊。
面前摆着个空盘,身旁还有把椅子。迪丽热巴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不知道她的心为什么这么痛,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鹿晗存在过的痕迹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一个月后,结束了电影拍摄的迪丽热巴在卫生间洗手,抬起头看向镜面时身后像是闪烁了个身影,当她眨了眨眼就却又什么都没有。
向公司请了假迪丽热巴回了趟新疆,结果被告知那个神婆已经去世了,但是给她留下了把钥匙。
迪丽热巴推开神婆住所的门,明明很久没有人踏足,却依旧没有蒙上丝毫的灰尘。
挨个用钥匙试了柜子的门,迪丽热巴终于在床头柜里发现了个檀木小盒子,把它打开的时候,里面放着两块表。
小的那块表盘里头有个翡翠7,大的那块表盘里头有个翡翠8。
不知道为什么,迪丽热巴觉得这两块表熟悉得可怕,拿起来却发现都停止了走动。
鬼使神差地,她调动了时间。


鹿晗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正站在酒店的天台,初夏夜里的风还是带着点儿凉意,吹得他有些哆嗦。
肩头有些隐隐作痛,鹿晗摸了上去,意料之中摸着了两排牙印。
轻笑出声他翻身从天台平稳落地,抬腕看了看表上的时间,灯光照耀下表盘里头嵌着的翡翠熠熠生辉。

刚结束整天高强度拍摄的迪丽热巴疲惫地瘫在床上,拿起手机看了眼锁屏,一如既往是有关她莫须有的黑料。
而今天在片场也不出意外收到了匿名恶意送来的蟑螂和老鼠的尸体,配合着让他离鹿晗远点儿的血书,着实触目惊心得很。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起,拖着几乎是瘫软的身体迪丽热巴去开了门,熟悉的味道瞬间将她包围,让她卸去所有的防备与委屈。
“热巴,我来晚了。”
然后鹿晗喊了她的名字,像是爱人的温柔呢喃,却让迪丽热巴感觉这来得比什么都要幸福。






-END

评论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