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唐三藏X白凤九】三日梦(一发完)

亲切的友军:

没有文章!


没有文章!


没有文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请自动脑补吴亦凡和迪丽热巴的脸😂


 


01


 


      乌云浓稠,夜色如墨,凛冽寒风将高悬枝桠的最后一片树叶吹落。


      裹着凉气,携着尘土,寒意悠悠落于鼻头,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的红狐狸响亮的打了个喷嚏,灰头土脸的和尚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动静,睁开一只眼睛来瞧。


      徒弟们都睡得远远地,有的挂在树上,有的瘫在水里,火堆旁,小狐狸瑟瑟发抖。


      猎猎风声在山谷中回旋,和尚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将小狐狸捞了过来,他驾轻就熟的解开衣带,把它放进了自己怀里。紧贴着胸膛,小狐狸的皮毛上还带着一些露气,初初接触,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噤,他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它皮毛的纹路轻挠,没一会儿就又睡熟。


      小狐狸白凤九却睡不着了,她的爪子矜持的抵在胸前,软垫下是和尚跳动有序的心脏。


      从未跟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白凤九脸上的热气几乎要让皮毛灼烧起来,神女的理智告诉她必须马上停止这样的行为,动物的本能却让她对小和尚的抚摸眷恋无比。


      无论是他手心的温度,还是手指划过的力度,都让她舒服得想要蜷缩起脚趾。


      而事情的发展,本该不是这样的。


      作为四海八荒独一只的九尾红狐狸,青丘孙辈的第一位帝姬,白凤九自小就泡在蜜罐子里。阿爹的责骂向来有阿娘担着,纵有天大的祸事,逃回狐狸洞里,也总能被奶奶和叔叔们护下。


      因着有个比她更不学无术,又更调皮捣蛋的姑姑,白凤九的日子过得十分潇洒,上树掏蛋、下河摸鱼还是小事,在她两万多岁的某一天,红狐狸终于决定要像个大人一样。


      ——去偷折颜酿的酒喝。


      然后就把自己喝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学艺不精且胆大妄为,醉酒的红狐狸惹了个不该惹的妖怪,差点把命也搭进去,瘦弱又秀气的小和尚救了她。


      现实永远比司命的话本要玄幻,一个除了脸之外就没什么长处的普通人类打败了凶恶的猴怪,收服了好色的猪妖,还拐了条丑萌的鱼精作徒弟。


      折颜的酒确是好酒,白凤九昏昏沉沉的睡了好些日子才清醒过来,全身镀金还会发光的仙友一脸忧愁的看着她,说要请她帮个忙。


      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的那种忙,因为撒酒疯的红狐狸搅坏了这个世界的格局,扰乱了大气运者的修行之路,相当于把别人定下的剧本又胡乱改写了一通。


      想要回青丘,她必须得做些什么以示补偿,比如赔这和尚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以情劫渡他领悟佛法。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承了别人的恩情,又坏了人家的修行,尽绵薄之力伸手帮扶一把,也是理所应当的。


      坏只坏在,未经情事的小狐狸并不懂这男女之爱,也不知该如何成为小和尚心头的朱砂痣,眼里的白月光,化作一道锋利的情劫,斩断他的世俗情缘。


      她跟着小和尚走了一个月,除了把自己养成了一只宠物狐狸之外,没有什么别的进展。


      人间的月亮看起来和青丘的不大一样,她想家,想阿爹,也想阿娘了。


      小和尚呼吸均匀,发出轻微的鼾声,红狐狸躲在他的衣服里,与冷空气隔绝,她蓬松的尾巴虚虚扫了扫,卷上了他的胳膊。


      就一天。
  
      彻底进入梦乡前,小狐狸半睡半醒的想,就让她再谋划一天,后天她就开工干活。


      她没料到的是,现实果然比司命的话本更玄幻,也比姑姑讲的故事更离奇。那天,白凤九在小和尚暖融融的怀抱中放松了警惕,在睡梦中现出了人形。


      俊美的和尚抓紧衣襟,一副被无良浪子轻薄了的委屈样,暴戾的猴妖被鱼精拦腰抱着,捂着嘴巴的猪妖围着她绕了一圈又一圈,两眼放光正要扑上来,白凤九尖叫一声躲进了小和尚的怀里。


      在那之后便是一阵鸡飞狗跳,小狐狸被赶出了西游降魔取经队,堂堂神女的额间花被认作妖花不说,她还差点被孙悟空当做狐妖给打死,这生意有违本心还有生命危险,实在是件赔本的买卖。


      小和尚当然不知这其中的许多曲折,他只是觉得小狐狸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实在是可怜又可爱。兽形的白凤九红得像团火,只耳朵一圈并四只爪子是白的,漂亮得很是别致,化为人身的小狐狸却美艳迷人,唯有那双眼睛还清澈明亮。


      垂头丧气的小姑娘一步三回头,额间的凤羽花与小狐狸脑袋上的花纹一模一样,小和尚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正要转开,她却向他看来。


      遥遥相对,四目相接,一时间两人都愣住了。


      一袭水红衣裳的小狐狸率先反应了过来,她兴高采烈的冲小和尚挥了挥手,露出一截白玉似的胳膊,脆生生的声音顺着秋风送到了他的耳边。


      她说,小和尚,记住了,我是青丘白凤九。


 


02


 


      不过是几千年的时间,折颜酿酒的技艺又精进了。


      红狐狸足足昏睡了三日才堪堪醒来,十里桃林,漫天飞花,她蜷缩在树下,身上盖满了粉色花瓣,九条尾巴一条比一条更无精打采。


      那一天,是她回来之后第一次梦见唐三藏,白凤九沉浸在梦里,恍然不知事,被前来寻人的姑姑拎回狐狸洞里,做饭时还误将洞前的灵芝草当成了小野菜去摧残。


      这几千年来,青丘年幼的帝姬只有寥寥几件事干得不错,做饭、打架,以及抄佛经。


      第一件事让她在被老爹收拾的时候能得到折颜和四叔白真的庇护,第二件事让她能不受很多人的拿捏,第三件事,让她能与那人多少更靠近一点。


      即便唐三藏看上去像是个假和尚。


      抄了几日佛经,白凤九趁着姑姑出门,又偷溜了出去,将折颜的存酒全都翻出来,喝了个精光,她这次学聪明了,躲到了人间,布下一层结界。


      不知不觉间,冬天到了,天气渐寒,雪花纷纷扬扬落在脸上,融化在她纤长的睫毛里,小狐狸眼睛湿润,靠着石柱喝得酩酊大醉,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那个人。


      她记得那是一个月亮很圆的日子,有点小聪明的和尚和徒弟们为了筹措盘缠和干粮,在闹市里摆了个小摊。她偷偷跟在他们身后,趴在树上看他们不怎么成功的表演。


      徒弟们不配合,师傅说破了嘴皮也没用。


      唐三藏前段时间患了风寒,青丘是没人会得风寒的,白凤九甚至不知道人类会这么脆弱,一点小病便足以让他落魄又消瘦。


      小狐狸的法力打不过齐天大圣,敲晕一条鱼精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是个大变活人的戏法,围观的群众叫嚷着要小和尚通赔,他们咄咄逼人,举着手里的菜叶和臭鸡蛋。唐三藏心平气和的安抚着他们,心里却对徒弟们不抱什么期望,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却在帷幕拉开时,抱着一颗大白菜呆在原地。


      原本清冷的池子不知何时飘满了花瓣,红彤彤艳得人眼睛发直,红衣的美人自水中钻出,黑发尽湿,脸庞却是干净的。


      鲜红的美人,鲜红的花瓣,还有那朵鲜红的凤羽花,她微微笑着,目光柔软又天真。


      唐三藏几乎是看痴了,他的心脏扑通乱跳,红着脸手忙脚乱的拉上了布帘。


      美人出浴总是比大变鱼头怪要吸引人的,那天晚上,他们收到了很多银钱,还有许多白菜、香蕉和鸡蛋。


      出家人不食荤腥,唐三藏拎着一筐鸡蛋找来时,白凤九正在鼓捣刚从地里刨来的地瓜。


      这个世界比青丘要危险一些,到处都是放养的妖魔鬼怪,白凤九秉持白家谨慎小心的精神,在洞府外设了几个障眼法,有酒池肉林,也有美女如云,能挡掉不少麻烦。


      唐三藏是个有意思的人,他过了酒池闯了肉林,也将几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抛到了身后。白凤九躲在门后偷看他,小和尚的声音还有些沙哑,顶着僧帽,穿戴整齐,小心翼翼的叩门,道,小僧唐三藏求见白姑娘。


      这与她接触过的男人都不一样,不似折颜优雅,也不像她四叔情趣,他是长得好看的那类人中,十分特殊的那一种。


      后来,白凤九也忘了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假戏真做的。


      她逐渐融入了这个驱魔团队,也和唐三藏越来越熟络,他们白家出了好几个痴情种,许是遗传到了这份优秀基因,她的爱情不生则已,一生则一发不可收拾。


      为了唐三藏,她曾被人拿走八根尾巴,也被打得奄奄一息,他们的故事很是波折,剧情丰满、跌宕起伏的那种,说给司命听的话,一定会惊得他眼珠子都掉出来。


 


 


03


 


      这一觉,白凤九是被她爹叫醒的。


      因为这个女儿,白奕上神愁得连白头发都生出了好几根,他也曾把她吊起来打,红狐狸年纪不大,骨气却不少,父女俩往往闹得十分不好看。平心而论,凤九算是失恋的神女中比较洒脱的那种了,平日里意气风发,该吃吃,该玩玩,也只有喝醉了酒才会抓着人念叨她的小和尚。


      佛经里有三千世界,白凤九这些年来破开过不少时空,都不是她要找的那一个。


      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白奕一直坚信这个真理,趁全家都在忙活妹妹的婚事,对这不省心的女儿扑头盖脸就是一顿胖揍。


      屁股火辣辣的趴在床上,白凤九接受了表弟团子的慰问,细思之下,惊觉许是她前段时间在三生石那儿闹事,终于兜不住,叫她爹知道了。


      这一顿打让她消停了许多,起码不再整日盯着折颜要酒喝了,白真和白浅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一个拉着老凤凰去人间云游四海,一个拽着小狐狸上天界筹备婚礼。


      白凤九开始了带孩子的生活,整日被表弟团子缠得脱不开身。


      白浅和夜华的婚礼盛大又气派,大婚前前后后热闹了七日,婚礼后,就是天族太子妃特意给侄女儿凤九安排的相亲宴。


      相亲宴当然没有成功,白凤九准备的一百零八条败坏相亲对象好感的方法还没使出,天界就乱了起来。承天台火光冲天,不知是谁动了封印赤焰兽的阵法,被关押已久的赤焰兽正喷着火星,在烈火中欢腾的跑来跑去。


      团子有些害怕,白凤九将他安置在稳妥的地方,抄起腰间长笛就冲着火场奔去。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打架,对于这项业务已经很是熟练,招雨的笛音引来天河流水万顷,浇灭围住人群的烈焰,吸引了仇恨,她转身就跑,化作小巧灵活的红狐狸,打算将那头发狂的神兽引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再打他个三百回合。


      这场战斗过程很艰辛,结局很美好,如同所有话本里的团圆收尾,正义的一方战胜了邪恶。白凤九累得有些脱力,没有继续维持人形,九条尾巴的红狐狸准备抄小道回姑姑那里,葱绿的树林里,却出现了一道麻灰的人影。


      她后退了两步,警惕的抬起头,发现那是个老熟人,最近经常在她梦里串场。


      许久未见,他却还是从前的模样,还是那个熟悉的光头,还是那双熟悉的草鞋,甚至连他脸上茫然的表情都与记忆里的人如出一辙。


      狐狸的视角太过矮小,白凤九当机立断的化了人形,她踟蹰片刻,不知所措的样子颇有些“近乡情怯”的意味,小和尚也不急着说话,他微笑的望着她,朝她招了招手。


      这动作忽然就让她的记忆回到了过去,小和尚被她戏弄,在狐狸洞口耍了套拳,干净利落的收尾后,冲她挑着眉得意的笑。


      今天的天气很好,树叶青翠,空气也清新。


      白凤九慢慢的笑了,她的眼睛鲜活又漂亮,眼神柔柔的绕在他身上。


      她上前了一步,欢快问道,小和尚,要和我去青丘看月亮吗。


      小和尚点点头,牵起她的手,轻声抱怨,你早该带我去啦。


 


 


 


 


 


 


 


 

评论

热度(171)

  1. 杏仁甜心酱亲切的友军 转载了此文字
    佛经里有三千世界,这些年来破开过不少时空,都不是她要找的那一个。太喜欢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