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真君小分队执法日常(六)

日常摸鱼的七仔:

(这章居然爆字数有5000多字,可能有BUG请海涵)






6.从女儿到…






“其实你本应是二哥抱养的孩子。”杨婵晃了晃叮当作响的新风铃。


“恩。”沉香习以为常地点头,然后忽然回了神,扒住杨婵的茶桌。而小玉就坐在一旁,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娘?您说什么呢?”


“当年我们兄妹逃难,后来又去治理弱水。”杨婵轻轻推开沉香凑到自己面前的脑袋,“你娘帮了我们不少。”


“我,我娘?”小玉的眼睛闪闪发亮,而杨婵叹了口气。


“你想知道吗?小玉?”她接着问道。


女孩点点头,满脸的期待。


“去问问我二哥吧,前因后果他最清楚了。”杨婵眨眨左眼,“这些日子,他说不定还怪想你的。”


小玉瞪大眼睛指指自己,见杨婵点头。


小玉和沉香面面相觑。


 


夫妻俩人整装穿戴,走出村外。


“沉香,”小玉回头,揪着披肩的发丝,“我想去舅舅那看看。”


沉香拿着斧子,摸了摸她的头。


“今天梅山兄弟下界除妖,我得去帮他们一把,不能再让舅舅光挡着我了。”沉香抱着肩,“没关系,我就在青州。等除了妖,我就去找你!”


小玉点头。


 


杨戬睁开眼,望向真君殿外。


太阳已经升起,神殿的地板上已经铺满星点光芒。他放下撑着下巴的手,迷茫的看看铺满桌子的文数奏报。


他转头,看到绑了夹板的腿正直挺挺地摆在身旁的小凳上。


他记得他昨晚醒来时华佗已经帮他绑好了腿,并说着些嘱咐的话。医生一走,他转头就开始批文书,梅山兄弟和哮天犬都急得要命,劝告的言语杨戬全都敷衍着答应。于是他们强行分摊了一些折子,说要帮他批改。


杨戬叹了口气,搬着没法动弹的腿,艰难的往一边挪了挪。


“唉唉唉唉唉主人!!”哮天犬拎着一壶热茶不知从哪跑了回来,撂下陶壶就朝天神扑过去。


“你别动!你放着。”哮天犬小心翼翼地搬着凳子。


“我怎么睡着了……刚才你去哪了?出什么事了?兄弟们呢?”


哮天犬皱着眉看杨戬,似乎在纠结先回答哪个问题。


“老六他们下界除妖了。”哮天犬说。


“什么?”杨戬本能的想站起来,然后想起自己骨折的腿。


“我嘱咐过他了,青州的妖怪修为很高,老六昨天也受伤了,我得……”


“哎呀!您就放心吧,喝杯茶。”


余光之中杨戬看到门外一个粉粉的身影正向神殿走来。当杨戬向门外探头时,发现姑娘也在朝里探头,还玩着自己的发辫。


 


“……小狐狸!”杨戬惊喜地笑着,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小玉吓了一跳,她抓抓手指,然后忙不迭地跑进殿去。


“舅舅!”小玉叫着,然后补了一句:“哮天犬叔叔。”


哮天犬刚想应下,杨戬悄声便对他说:“哮天犬,你先去休息吧。”


哮天犬一脸懵逼,半天才想起答应。


 


“坐。”杨戬又搬了把椅子,搁在旁边。


小玉欢欢喜喜地跑过来,刚要坐下才注意到杨戬搭在凳子上的腿。


“舅舅!?”小玉大惊失色地问,“您,您受伤了?”


“哦。”杨戬轻描淡写地答:“并不碍事。”


“怎么也没人跟我们说一声啊!”小玉埋怨着,并起双指便要给杨戬传送真气。


“哎不必不必。”杨戬一把摁住小玉的手压了下来,“昨天御医已经来看过了,伤是不可能一下子就好全的,慢慢调理也没有坏处。”


“到底怎么回事啊,舅舅。”小玉瘪嘴,“是不是您又没要他们帮忙。”


“不是。”杨戬马上否认,“你真想知道?”


小玉歪头。


“……是一只狐狸。”杨戬叹了口气。


小玉一个激灵,满脸奇怪地指指自己。杨戬压下小玉的手,摇了摇头。


 


一行人发现林中的恶鬼时,它正往嘴里塞着一只小动物。那小动物见有人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高声尖叫。


恶鬼身边冒出许多小妖,而杨戬一跃而上,将它劈倒。他薅住狐狸,那狐狸连声道谢。


“……狐妖?”哮天犬戳她。


“是狐仙!”那狐狸泪眼汪汪地反驳。


杨戬看着那只瘸着腿的狐狸,料想她大概是修炼已久,但还未成人形。那狐狸偷偷看他,开口就叫:“真君老爷!”


杨戬摇摇头,一手托着她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她先安置下来。


“真君老爷,快放下我!”狐狸喊着。


一瞬间杨戬的腿被小妖投来的长矛擦过,杨戬躲闪不及,又一心想托住小狐狸,结果扭转不开,筋骨错位,半跪在了地下。


“主人!”“二爷!?”


哮天犬和老六同时回头,杨戬抬眼,赶忙高呼:“老六小心!!”


结果,老六的右肩就挨了一刀。


杨戬抄起三尖两刃刀一挥手扔了过去,老六背后的小妖登时被打散形魂。


杨戬想起身去扶他,右腿却有一阵剧痛袭来。他低头,看到半跪的右腿流出血来。


他撩开垂地的银甲,发现膝盖上几寸处刺出森森白骨。


“真君老爷!!”小狐狸不知所措的哭出来,瘸着腿在杨戬身边绕圈。


“没事,快把老六扶过来,他受伤了。”杨戬推着跑来的哮天犬,看着不远处的兄弟。


 


“那狐狸说,她本快修成人形,却不知受了什么影响,会把自身的伤痛传递给别人。”杨戬说道,“很可能跟瘴气有关系。”


“已经看到很多被影响的鬼怪了吧?”小玉担忧地问,“这样下去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


“现在没搞清,但总有办法的。”杨戬宽慰着她,“那狐狸我之前也让医生瞧过,还好她受影响不深,瘴气也散去了。”


小玉点点头,看着杨戬受伤的腿。


“我该早点来帮您一把的,以前就总是这样。”小玉喃喃。


“怎么了?”杨戬轻声问。


“以前我在小屋里修养的时候,您就总是带一身伤回来。”小玉抬头看着杨戬,眨眨棕色的眼睛,“四姨母总叫我不要担心,可每次您回来之前,我都紧张得不得了……”她有些局促地咬着嘴唇。


杨戬心里一热,他抚着小玉的肩膀,露出笑容。


愣了一会,小玉才想起此行的目的。


“舅舅!”她猛地转头,“您是不是认识我爹娘?”


杨戬迟疑了一下。


“……是。”他点头。


“真哒!”小玉欣喜地张大眼睛,“您快给我讲讲!”


杨戬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个孩子。


“那你想听什么?小狐狸?”


“嗯……”小玉抿着嘴想了一会,“我娘……我娘是什么样子的?”


杨戬眼中露出映出慈爱温软的笑意:“你娘……”


他复又酝酿了下辞藻,继续说:“她是除了你以外三界内最天真善良的小姑娘”


小玉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那我爹呢?”


“丑。”杨戬面无表情地答,毫不犹豫。


小玉宛如见了鬼一般看着杨戬,无措了那么一会,负气似的噘着嘴默不作声。


杨戬看看她,双眉都蹙成八字,然后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但是你爹很爱护你娘,他爱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失去她。”


小玉终于转头看他,开心了那么一点。


即使杨戬隐藏了事实,这一点令他很是心虚。


“舅舅,我想听以前治理弱水的事,您给我讲嘛。”


小玉抓住杨戬的手摇了摇,杨戬应着,说道:“当年我三妹在灌江口收留百姓的时候,你娘就跟她一起,帮大家疗伤做饭。”


小玉听得出神,杨戬便继续讲:“你娘一直尽心尽力,也很想帮助落难的百姓。但后来,三妹忽然被掳走了……”


杨戬回头,瞪了眼倚在架上的三尖两刃刀。


三首蛟虎躯一颤。


“这事说来有些复杂。”杨戬叹气,“但后来,弱水还是成功回天,这里有你娘一份很大的功劳。”


“我娘的功夫很厉害吗?”小玉闻言,问出口来。


“……当然。”杨戬回想,“你娘也练成了劈天神掌,是我师父传授与她。”


“哇……您师父?”小玉歪头想着。


“后来,你娘有段时间还住进了我们家。”杨戬笑着,又回头瞪了眼三尖两刃刀。


三首蛟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玉看着杨戬笑得开心,又想起什么似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


杨戬看了看小玉,又开口说:“她是个善良的人,一定也不希望你心里装满仇恨。”


天神深吸了一口气,没能遏制语调中的颤抖:“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第一次见到长大的小玉时,杨戬有些愣了。


女孩头上有两根毛茸茸的飘带,头上又绑着两根毛茸茸的小辫子。她说话时的小动作,傻乎乎的笑容,都像极了那位故人。


她居然又跟自己的家人走到了一起。


迷糊中杨戬觉得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可转念一想,女孩的身世定然不会让她和沉香的爱情一帆风顺。


在真君殿的密室中他看着昏迷不醒的小玉,眼前总浮现出她小时候卧在怀中的样子。


他无数次看着那张与狐妹极其相似的脸,视若珍宝。可每每这时,愧疚都令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这是他的错,杨戬想着,他必须要担起责任。


 


“我之前干了这么多坏事。”小玉的嗓音有些沙哑,“娘这么善良,我一定让她失望了。”


一阵绞痛缠上杨戬的胸口。


“不。”杨戬扼住发抖的喉结,“你是你娘的骄傲”


 


小玉看向杨戬,抹了抹他发红的眼圈,然后发出一声带着哽咽的笑。


“我和沉香都想着呢,既然您没空来找,那我们就时常来找您玩好不好?”


“都是结婚的人了,你们就好好享清福吧。”


“哎?舅舅,我们这可是要拯救天下苍生呢,义不容辞的。”小玉得意地挥了挥剑,然后看到了在门口冲她偷偷挑眉的哮天犬。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普陀山的山泉旁,观音慢慢说着。


小玉回头,看见杨戬收刀,隐入竹林之中。


她趴在地上,杨戬的尖刀抵在颈边。他说着些报仇和联手的事,而她马上察觉了他的意图。


旁边的树丛里还有个大活人呢。


小玉太过熟悉杨戬的眼神了,那双眸子清澈而深不见底。只要他看着小玉,她马上就能理解。


而这份默契,如今看来倒也有迹可循。


 


“孙悟空!受死吧!”


她拔剑出鞘,抵上孙悟空的喉咙。杨戬上下打量着孙悟空,而猴子一动不动。


“……他元神出窍了!”


“怎么可能?他法力再高也不可能元神出窍两次。”


杨戬恶作剧似的把孙悟空推倒,两人拔腿就走。


天神和小狐狸并肩前行,一路沉默。


小玉一个没憋住捂着肚子笑了出来,而杨戬抱着肩,笑着摇头。


好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


四姨母有时候会埋怨他们胡闹,而杨戬会冲小狐狸使个眼色。俩人一起点头赔个不是,然后继续实行他们伟大的计划。


 


“演的不错啊,小狐狸。小时候玩家家酒,一定也是个高手吧。”杨戬调笑着她。


“小时候可没人跟我一起玩,现在倒是有咯?”小玉玩着辫子,笑得开心。


 


除了姥姥和沉香,她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怀。


小玉清楚地记着自己醒来时杨戬轻阖双眼,指尖顶住自己手臂的样子,那股真气照亮了她的经脉,甚至有些发烫。而他睁开眼时,脸上是许久不见的惊喜和宽慰。


“你醒了?小狐狸?”他笑得如释重负,长舒了好几口气。


小狐狸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脸。杨戬的双眸明亮,而金色的仙纹镀在天眼和眼睑之上,闪闪发光。


他是真正的神。


 


“这么说,在那之后是您收养了我?”小玉问着。


杨戬点头,复又说:“后来,你姥姥就把你接走了。”


杨戬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没能开口。小玉看出了一点,但也没去问。


“其实三妹也很珍惜你,想把你留下在华山陪她作伴。”杨戬想象着当时的情景,“你不知道她当时看你的眼神有多喜欢。”


小玉的脸有点泛红。


“可惜呀,”他摇头,“最后把你抚养长大的却不是我。”


 


坐在密室的小凳上,小玉扯出头绳,费劲地绑着发辫。她尚未痊愈,密室又没有镜子,所以缠得极为吃力。敖听心陪她聊着天,而她一边说笑,一边顾及着越绑越歪的头发。


正当她叹了口气,要放下头绳时,她感到一股力量慢慢将手中的绳子抽走了。


“可以吗?”那个熟悉的声音问着。


小玉傻了,半晌,她才点了点头。


刚才陪她聊天的四姨母也默不作声。


杨戬变了一面镜子放在小玉面前,而小玉偷偷瞅着镜子里的杨戬。他咬着剩下的几根头绳,手中动作不停。天神低头专注地绑着麻花,最后快快将绳子缠紧。


杨戬帮小玉带上头冠和发簪,扶她站了起来。杨戬看看镜子,又转头看看她。


“大姑娘了。”他微笑着说。


 


天庭与沉香立下赌约那一晚,小玉彻夜未眠。


杨戬跟四公主交代下计划,然后看了看小玉,提刀向外走去。


小玉心口一紧。


“杨戬!”


她拉住天神的手,抬头看着他,有些发慌。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她口不择言地说,双眼在杨戬的脸上左右游移着,“我是说,会不会太快了,你会不会……”


“小狐狸。”杨戬低头,小玉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将小玉垂在胸前的发辫撩到身后,笑着抚上她的肩膀。然后他转身,龙纹长袍在疾走的步伐中随风而去。


 “等等……!!”小玉伸手走出几步,看着杨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


而计划果然脱离了他们的预想。


 


“沉香跟您真像啊。”小玉恍然从过去回过神来,小声说着。


“哦?”杨戬好奇地问,“从哪里看出的?”


小玉歪头看他,深吸了一口气。


 


“小玉,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你的,你忘了我吧。”


“小狐狸,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但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在天庭的地位。”


 


小玉想着,笑嘻嘻地说:“‘你现在才是在骗我’这句话,我对你们俩都说过。”


杨戬摇头,又搬了搬腿。


“外甥似舅这话,可能是真的。”小玉又补充道。


……


“那我走啦?”小玉站了起来,满意地看着自己新帮杨戬缠的纱布,“沉香说除了妖就来找我,到现在都没个人影,我得去看看了。”


“快去吧,时间可不短了。”杨戬笑着挥挥手,忽然意识到什么。


“沉香去除妖了?!”


“啊!?”小玉下意识地举起手,心虚地转着圈,“没,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


杨戬短短叹了口气,嗔怪地望着往门口跑去的小玉。


 


粉粉的小狐狸转身,歪头看着杨戬。


“我忘了拿东西了。”小玉缠着手指,默默走回来。


“什么?你的剑?”杨戬左右看看,抬头说道:“没有啊,是什……”


 


一个柔软的吻轻落在天神的额头上。


杨戬张大双眸,短促而沉重地呼吸着。


“我走了啊。”小玉半蹲下,看着杨戬无措的脸。


“爹。”


她小声说。


 


杨戬看着小玉一路跑了出去,脚步声哒哒渐远。


他低下头,半晌,一股喜悦和撕裂的交织感如潮水般呼啦涌来。


烧灼的滚烫感先是涌上鼻尖,再是双眼和脸颊。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把脸埋在双臂之间,发出长长的,很难被人听到的呜咽。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也很久没有眼泪了。


杨戬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他明明只是想,只是想……


 


“你,你都听到啦。”小玉跟沉香并肩走着,回头问他。


“当然了。”沉香笑着说,然后紧盯着小玉有点躲闪的眼神,“闺女亲老爹一下,有什么可害羞的呀?”


“我……”


“哎呀,别担心。”沉香停下,扶住小玉的双肩,“咱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舅舅也是。”


 


而哮天犬现在还躲在门口,感动地偷偷掉着眼泪。



评论

热度(76)

  1. xxx .日常摸鱼的七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