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银尘x凤九]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Vermouth:

*不上升,不上升,不上升
*禁一切,圈地自萌
*我瞎编的,凑合看


        银尘早些年曾和一只小狐狸相依为命。


        当年他为了救吉尔伽美什,被鬼面女之发所伤致死,本以为必死无疑,睁开眼却躺在一片桃林。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让他失血过多,意识涣散,睫毛上的血模糊了他的视线。昏过去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一身火红的毛,只有爪子和耳朵是白色的,额间一朵凤羽花。九条尾巴一摇一摆的看着他,小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他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天堂的小狐狸都这么可爱。


        等他醒来时发现那只小狐狸恹恹欲睡,无力的趴在他的旁边,小狐狸的胸口绑着绷带,而他身上的伤却好了许多。
       “小狐狸,是你救了我吗?这里是哪里?”
        小狐狸的眼睛里充满着欣喜,拿头蹭了蹭他的脸,趴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过了些天他已经可以下地了,小狐狸却陷入了沉睡,每天只醒来一会,看见他还在就合上眼继续睡。
        银尘抱起小狐狸走出了竹屋,四周静悄悄的,他往远处走,一望无际都是桃林,除了他和小狐狸竟然再也没有一个人。


        半个月后小狐狸不再沉睡,偶尔自己偷偷跑出去又灰头土脸跑回来。他好奇的跟了上去,原来他们在一处禁制,小狐狸每天拼了命的想冲开它,却每每铩羽而归。小狐狸回来时总会叼些什么,有时候是一只兔子,有时候是只小松鼠,竹屋附近的小动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像一个家。
        白天银尘像普通人一样劈柴烧水做饭,小狐狸似乎很精通厨艺,吃的还很讲究,总是不知道从哪叼过来一些调料,晚上的时候小狐狸就窝在银尘怀里睡觉。       
        银尘觉得他在和一只小狐狸过日子,这里不是亚斯兰,这里没有吉尔伽美什,他不是天之使徒,他不用为了任何人活着。这样挺好。


        然而禁制里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小狐狸的家人找来了,一只火凤凰,一只白狐,和一只……树精?他们冲破了结界,化作了人形,纵然银尘见过那么多美貌的使徒,也比不上那只凤凰和白狐天生的好皮相。凤凰扇着扇子,看见他有些疑惑,三人礼貌的对他笑了笑,白狐匆匆抱起了昏睡的小狐狸,“小九,小九?折颜你看看小九怎么回事。”
        银尘想,原来小狐狸叫小九啊。


       “结界都破了小殿下怎么还没恢复人形。”树精挠挠头,有些不解。
        啊,小狐狸也可以化作人形啊。


       叫做折颜的凤凰给小狐狸把了把脉,又看了看银尘心中了然,给小狐狸塞了几颗药道“真真啊,小九没事,回头补补就好了。”
        白狐真真抱着小狐狸和树精化作一道虚影就不见了,折颜看着银尘似笑非笑,“想要回去你原来的地方很难。没有小九的心头血你会死,但也因此让你无法轻易离开这个世界。既然之则安之。告辞。”


        银尘还没来得及问他,小九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该怎么去找她。就又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还是住在那间竹屋,圈起竹屋建了围栏,把那当做自己的家。小兔子长大生了小兔子,小松鼠老去,他知道了这四海八荒有神族,有魔族,还有人类,却没有找到他的小狐狸。
        这里的凡人知道的太少,没有人见过一位额间有凤羽花的小姑娘。银尘锁上了竹屋的大门,踏上了寻找小狐狸的路。


        第一年,银尘听说东皇钟的封印松动,鬼君擎苍欲破钟而出,路过的青丘帝姬使出了吃奶的劲封印擎苍,等援兵到时小帝姬失去了踪影。
        第二年,大周北伐,女将军公孙丽巾帼不让须眉,在战争中一举成名,传闻公孙将军美艳动人,额间一朵凤羽花风情万种。


        银尘想,这就是他的小狐狸了吧。


        北伐战争大周大胜,圣后论功行赏,举国同庆。庆功宴上太子菖苼替圣后给了公孙将军一个鼓励的拥抱,招来爱慕者妒嫉。
        太子27岁未立太子妃,连侧妃之位都空置,年少时喜欢魏家长女,可惜太子历练归来时魏家女已嫁做他妇。这么多年各家小姐头一回见太子对谁另眼相待,纷纷悬起了一颗心。
        自那日起京城流言四起,有说公孙将军是妖魔变的,勾人魂魄吸人精血;有说公孙将军不知廉耻,早些年就和人厮混;有说公孙将军其实是敌国奸细的,日日有人送信辱骂公孙将军,吓得公孙将军见了太子就躲。
        而太子却跟什么都不知晓一般,今日送她枚戒指,明日拆她发带,拉她小手,后日趁公孙将军不备索个拥抱,大后日连全名都不叫了,亲切的叫她小胖。
        百姓有人被太子这种“不畏流言”的举动感动了,大批倒戈支持太子和公孙将军勇敢爱。公孙将军很郁闷,她都拿生命来躲太子了,这些人是眼瞎吗?


        她摔了脑子,失了记忆,醒来时就在大将军家枯井里,大将军见她根骨不凡,带着她上了战场。
        她的记忆里有个模糊的人影,个子很高,只记得那人银色的瞳孔里印着一只红色的小狐狸。
        公孙将军几日没出门了,前几天她写了篇文章,委婉的说她跟太子没关系,第二日太子给她竖了大拇指比了心,太子的仰慕者疯了般的又给她塞诅咒信。
        因为受不住太子脑残粉的攻击,公孙将军出了京城去散心,可有人潜入她府中临摹她的字给太子写了封求爱信,大学士出来澄清却没人相信,公孙将军想着太子真是个灾星,惹不起我还是躲着吧。
        太子的东宫妃子预备队成日里骂她,公孙将军已经懒得理她们了,结果入秋后太子突然上门求娶郡主,事情反转的太快让太子的爱慕者没转过弯来,公孙将军听到消息后笑到肚子疼,哎呦我终于解放了。


        太子成婚后太子妃命人把公孙将军抓了,理由是请来的真人说她额间的凤羽花是妖花,若不处死她大周将引来祸患。
        银尘跋山涉水终于赶到了大周京城,一进城门就听说太子妃要处死公孙将军,他戴好斗篷往刑场赶去,此时他宁可是他找错了人。
        那真人提出要用火刑处死公孙丽,公孙丽被抓时只穿了身大红色的里衣,她低着头无助的流泪,底下的百姓顿觉心酸,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银尘在底下看着绑在柱子上的人,心突然觉得很疼,他确定这就是他的小狐狸,没法召唤魂器的他抽了狱卒的剑冲了上去,斗篷在打斗中掉落,人们看见他的面貌吓得尖叫,太子妃大喊,“杀了他们,这就是那妖孽的同伙,人类怎么会是银瞳。”
        公孙丽怔怔的看着银尘,与记忆里的那个人重合,真人已经点上了火把开始施法。银尘一人无法和一群人抗衡,一分心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真人念咒的那一瞬间公孙丽头痛欲裂,额间的凤羽花迸发出光芒,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刑场上的火熄灭,真人被反噬现出原形,竟然是魔族,百姓大惊失色,乱作一团。


        从天而降一身红裙的绝色女子,一张脸粉里透红,漆黑的长发间插着一朵白簪花,唇色饱满,手中的铸剑横了在那魔族的脖子上,“还要感谢你的不自量力让我冲开了鬼君的封印。”此时银尘的手中出现了湮灭,他愣了一瞬,看向他的小狐狸。
       “你你你……你是青丘帝姬。”那魔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早就发现她体内有股强大的力量隐隐浮动,本想利用她增长功力,却没料到作茧自缚。


        凤九一手持剑一手吹笛,人群中倒下几个人化了原形,银尘手中的湮灭配合她斩杀了魔族。凤九歪头看着他,“一直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是青丘白凤九,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银尘……我是银尘,小狐狸,我终于找到你了。”
 
        太子的眼中那抹惊艳刺痛了太子妃,她歇斯底里的命令士兵杀了凤九和银尘。士兵鼓起勇气上前,银尘用黄金骑乘枪阵隔开了他们,刚要开口天色骤变,传来一声巨响。
        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漩涡,银尘若有所思的望着那里,折颜负手而立出现在半空,白真盘膝坐在毕方身上,远处一条黑龙化作人形,凤九干脆利落的收拾了剑下魔族,朝她四叔扑去。
       “小九原来是被擎苍下了封印,你姑姑找不见人都急坏了。”夜华恍然大悟。


        百姓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这这这是龙?那只鸟是什么?公孙将军长的真好看,那个银头发的和这些人都是神仙吗?
        菖苼太子倒是有些见识,强装镇定抱拳上前一步,“此番几位神仙来访我大周,不知所谓何事?”
        白真神色冷淡,拍了拍毕方,毕方翻个白眼口吐人言,“我等接青丘帝姬回家,与你无关。”一道金光劈向地上人群,除了太子其余人纷纷倒地,“此事无需他人知晓。”
        折颜看着银尘,“小九的法力恢复之时便是你唯一能离开之日,是去是留由你自己决定。”漩涡一点点变小,银尘深深的看了眼那里,似乎穿越空间看到了吉尔伽美什,看到了亚斯兰。


        他脑中闪现他和小狐狸相依为命的画面,银尘望着凤九露出笑容,如冰雪消融般温暖,他收起了湮灭,坚定道,“不走了,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


        后来听说青丘的小帝姬成婚了。夫君银发银瞳,容貌出众,身旁跟着只变不了人形的大蝎子。那只蝎子身上总是坐着两个小奶娃,小男孩银发银瞳,小女孩额间一朵凤羽花。


能配得上凤九美貌的只有银尘了,跟帝君同款长发是怎么回事,(||๐_๐)。
这个故事一点也没有新意,
后期写崩了,我要好好构思一下,想个不那么烂俗的桥段。

评论

热度(125)

  1. xxx .Vermout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