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樱花七日

🌝喜欢你是想在夏天空调房吃西瓜的感觉:

我的首页们请催这个太太写后续🙃
[架刀]请催她谢谢
🙃🙃


光盐希:



#金希澈×迪丽热巴一发完




#你们尽管上升,正主有合作我先炸为敬




#因为热巴跟rain拍过戏,默认能用韩文进行基本交流




#后部分希澈的话基本上出自他的采访,SNS金希澈语录




#深夜码完随便查了下错别字就发了,文笔的锅我背,我对不起他们,他们两真的特别好,我写不出万分之一




 




 




【D-7】




 




“谢谢。”穿着帽衫的热巴弯腰用日语道了谢,抱着老板娘递给自己的浴衣往里走。




 




路过温泉池的时候见到几个日本女生捂着嘴满脸雀跃地围着一个年轻男子,看样子像是在要签名,估计是什么日本明星吧,幸好没人认识自己。没想太多的热巴抱紧了怀里的东西进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故意定了一个特别偏的温泉旅馆,本来入住的人就不多,这会温泉里只有一个男人大喇喇地趴在温泉边泡着,露出光滑的背, 换好衣服热巴脖子上挂着毛巾吧嗒吧嗒往温泉走,选了个对角进了温泉,热巴舒服得蜷缩了脚趾,才眯着眼睛观察了对面的男人。




 




看发型是刚刚被粉丝围住的那位吧,背部肌肤光滑得像小孩,想起国内喜欢把自己练得一身腱子肉的小生们,日本姑娘果然还是喜欢这种无害治愈系的。




 




把脖子上的毛巾取下来,热巴打算学着把毛巾叠成助理看韩国综艺上看到的那样一个羊角状。




 




“哎这个不是这样叠的吗……”把毛巾翻来覆去怎么也叠不对的热巴急了,明明上飞机前自己还跟助理确认了一次啊,“哎一古……哦多卡叽……”热巴拍着自己的额头,怎么也想不起正确的步骤。




 




那头趴着闭目养神的男人听见她的动静,回头就看到一个身材姣好的姑娘对着一条毛巾翻来覆去,嘴上还不停地用韩文说着怎么办。静静地看了一会,决定还是去帮帮她吧,这姑娘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这个,不是这样弄的。”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把热巴吓得一震,往后退了一步没踩稳滑进了池底,水马上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脑子轰一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有四肢遵循着动物的本能在不停地划动自救。




 




像过了一个世纪这么长,热巴终于踩到了底站出了水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见面前的男人根本没有救自己的打算,反而在鼓捣她的毛巾。




 




“诶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突然跑过来在我耳边说话,看我快淹死了也不救我,你不要以为你是明星好了不起哦!我也不是什么十八线好伐!”劫后余生的热巴顾不上仪态,也完全忘了这是在日本,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就这么从唇齿间一轱辘地倒了出来。




 




“中国人?”男人觉得面前这个姑娘也太好玩了,毛巾翻来覆去叠不好的时候还傻傻地拍额头头,摔进水里五秒钟站起来了开始对着自己大小声,这脸也变得太快了。




 




对方极其不标准的国语让热巴想起她现在身处的不是亲爱的祖国,而是没什么人认得她的邻国。




 




“对……对啊!中国人!怎么了!”唉呀妈呀我该不会给祖国母亲丢脸吧,我刚刚是不是应该假装我是韩国人啊QAQ




 




“妮(你)嚎(好),窝(我)始(是)金希澈,韩国人。”




 




呵……呵呵……你说世界就是有这么巧……热巴默默把假装韩国人的想法吞进肚子里。




 




“你好,我叫迪丽热巴,我也会一点点的韩文。”(韩文)热巴漏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握上了对方伸出来的手。




 




“中国人,好(haǒ)好(haǒ)。”




 




见对方坚持用生硬的中文跟自己对话,热巴也放慢了语气,“你有中国朋友吗?Chinese friends?”




 




“韩庚,you know?朋友,我的。”希澈垂眸想了几秒还是选择了用中文跟热巴交流。




 




“韩庚哥哥!我知道的。”




 




“sorry sorry sorry sorry……”




 




“这首歌我知道!我中学的时候这首歌可火了,我们班元旦汇演还跳过呢。”




 




“你,漂亮。”对方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哎,你这么说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




人与人之间总是有这样奇怪的磁场,有些本以为一辈子都没有关联的人,命运齿轮在运转的某一个点稍微偏移了轨迹,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个生活本就不相融的人会不远万里在异国他乡相遇。这一切等回过头看才发现,原来从一开始,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这种磁场,人们习惯称之为了缘分。 




 




【D-6】




 




因为前一晚相交投契,两人相约这趟日本游结伴而行,相比起热巴毫无准备的说走就走,希澈对于日本可算得上驾轻就熟。




 




洗漱整理好的热巴到大厅准备吃饭,不远就看见希澈穿着红黑色的千鸟格大衣坐在榻榻米上,握着同样鲜红的手机在鼓捣。




 




希澈听见热巴向自己打招呼,抬头见她已经走到自己面前,扬起了笑容,抬手向她招了招:“迪丽丽!好朝(zhao)~”




 




“Hi!好……嗯?好朝是什么?”热巴刚落座,一边接过店员递来的早餐。




 




“好朝!Good morning!”喝着味增汤的热巴呛得直咳嗽,抬眼看对方还双手托头做花瓣状,“咳咳……你怎么这么可爱。跟我念,早……上……好。”




 




“可爱,我?对对!”




 




“哈哈哈哈对对对,你可爱,跟我念,早……上……好。”




 




“找……上……嚎~”




 




“不对不对,早……上……好……”




 




“找……上……嚎~”




 




“唉……嚎就嚎吧”




 




这顿早饭最后以希澈不断的【嚎】终止,至于第二天一早,热巴推开门就是希澈站在门口用字正腔圆的“赵尚好”开启了她新一天的旅程,就是后话了。




 




希澈看着热巴嘴巴塞得满满得像只小仓鼠,单手撑着头翻着手机里的行程问她今天有什么打算。嚼吧着嘴里的饭团,热巴从小包里掏出了小本子递到希澈面前,然后想起他看不懂,马上收了回来,咽下嘴里的食物擦了嘴,开始用生硬的韩文照着自己昨晚标的译音念:“旅游计划:泡温泉,完成。看樱花,穿和服,鹿喂……”




 




“鹿喂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喂鹿对吧!”




 




热巴不好意思地抬起头,就看见他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笑得连眼珠子都看不见,粉嫩嫩的嘴巴放肆地笑出了牙龈成了个爱心的形状,衬着身后水汽缭绕的温泉,真真是让天地失了色的模样。




 




她想起昨晚自己在网上搜索关于他的过往,那句“惊艳了时光”的确是一针见血般精准的。十年前悬崖上孤傲娇艳的刺玫瑰,现在落于平原上成了灿烂的向日葵,却依旧是美得入了骨,轻易便让人失了神。




 




“哎一古……这家伙又发什么呆呢。”希澈止住笑却见热巴对着自己发呆,啧啧摇头,拿起她面前的温泉蛋毫不手软地往头上磕,然后美滋滋地开始剥蛋壳,“长得挺漂亮,脑袋也挺硬,kekekekek~”




 




“哎哟痛!你你你!你敲我的头还偷吃我的蛋!还给我!”




 




“你的头挺适合磕鸡蛋的,未来几天就拜托啦~”




 




“拜托你个大头鬼啦!”




……




难得放松的一次旅行因为遇见了不可预见的人反而成了回忆里热闹的一部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热巴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都会想起那短短的几天,嘴角眉梢都是笑意。那是她遇到为数不多的,明明成熟不输任何人,却保持着一颗澄澈的赤子之心的人。并且那么恰好,他们成了朋友。热巴冷脸看着面前一张张虚伪的面具,想到那人毫不掩饰的大笑和真实的怒气,被人毫无防备地对待,是感到了莫大的荣幸了。




 








当天希澈带着她转了好几次的车,终于找到了那家他最喜欢吃的拉面馆,说着除了成员都没有告诉过别人,是感受到了被郑重地对待着的。




 




面上的很快,希澈到隔壁买了两份章鱼小丸子回来的时候热巴已经把面挑得高高的,从上往下随意吹了两下就往嘴里送,还发出了满意的呼噜声,向厨师示意着自己的满足。




 




希澈记得韩庚跟他说过,中国人,吃饭讲究的是“食不言”,在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是不礼貌的。但日本正好相反,这个姑娘能在两天内快速地修改自己长久以来的习惯,很聪明,也很善良。




 




“诶,你回来啦,快来,面我已经帮你弄凉了。”见希澈拿着两盒章鱼小丸子回来热巴忙跟他招手,一边接过丸子放在桌面吹凉。




 




“连我不能吃烫的你都知道?”希澈心里一暖,成员们各自忙碌,家人们不在身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细致地对待过。




 




“嗯嗯,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我昨晚上网查了你的消息来着,所以知道了你吃不了烫的食物。”热巴又吃了一口面,囫囵嚼了两下咽了,往希澈旁边挪了挪,抬起手肘撞撞他的手臂:“我问你啊,你和韩庚哥哥,你们两是什么关系啊……”




 




希澈一颗丸子含在嘴里看着面前这个就差没把“我很八卦”写在脸上的姑娘,抻了脖子咽下,平静地喝了口汤,抬头朝盯着自己快要摇起尾巴的小姑娘笑了:




 




“昨晚我也打听你了,鹿晗谈恋爱你挺伤心的吧。”




 




K.O.




 




希澈满意地看着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缩回去默默吃饭的小家伙,吃着温度正好的拉面,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中国人,好(haǒ)好(haǒ),迪丽丽,可爱。




 




【D-5】




 




第三天,依着热巴的计划,希澈领着热巴去了奈良看鹿。





对于【鹿】这个字,热巴其实是有着生理上的厌恶的,但查攻略时看到的小东西,想象它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围着你转的模样,热巴还是抵挡不住诱惑了。





现实果然是残酷的,当她在奈良被凶得一点都不怕人的小公鹿撩了无数次裙子,抱着小鹿饼躲闪围着大树跑得直朝希澈叫救命时,她狠狠地把这个字拉进了人生的黑名单。





希澈在旁边乐呵呵地看了一会,拍了几张照片笑够了,几步赶过去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热巴系在腰上,挡在热巴身前一本正经地对半人高的小色鹿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日语,小鹿转转眼看看他,又看看身后的热巴,竟然真的掉头走了。




 




一直从希澈肩头悄悄观察的热巴从希澈身后探出头,:“哇,真的走了!你跟它说了什么?”





希澈转身把热巴怀里的小鹿饼拿过,“我说,姓鹿的,坏蛋都是。”





“噗。哈哈哈哈哈你这个人太四次元了吧!万一它叫斋藤呢。”





“你上网查我的时候没看到我是火星来的吗?”





“网上的东西怎么能全信嘛”





“那你问我和韩庚什么关系?”





“啊,我突然好想吃雪糕啊~”





……





鹿OS:你明明说把小姐姐借走一会就还给我!都是假的!大骗砸!还有,我是鹿但我不姓鹿!也不是斋藤!













【D-4】




 




一大早,热巴被响得震天的手机铃声吵醒,闭着眼睛在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划开了屏幕,听筒那头就传来希澈哇啦哇啦的早叫服务:“走走!亮了天!亮了天!”

待热巴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出门希澈已经抱着猫在她门口等了一会了。见她果然又穿着裙子,拉了脸放下怀中的猫,一字一顿用中文说着:“冷,裙子,不要,换了,走再。”





热巴正跟新包包复杂的带子纠缠,听见这话停下来认真想了想,噗嗤笑出了声:”来跟我说,天冷,不要穿裙子,换了再走。“

“……”希澈双手抱胸把头撇到一边不想和她说话。





“偶吧!”热巴发动小奶音攻击,见希澈斜眼瞄自己,“你看,我有穿打底裤的!只不过是肉色的你没留意嘛。”把小腿上的裤子扯起一点,鼓着脸满眼委屈地看着希澈。





“哎一古,귀엽다(真可爱)。好好。”希澈马上换了脸色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热巴一边松口气一边腹诽,可算是见识到传闻中的金起伏了,瑟瑟发抖。





“那我们希大人今天要带我去哪里玩啊!”





“带你去见我老婆。”





“诶?!?!”不会吧!宇宙大明星隐婚?粉丝真的不会暴动吗?



等希澈带着热巴七拐八拐到了一家据说是很出名的手办店的时候,热巴满脑子都是那个【脸上笑嘻嘻,心里XXX】的表情包的。

“come on!快快!”希澈跟店长熟稔地打了招呼,轻车熟路地走进店内一角,热巴向店长微微鞠了一躬,跟在后面进入了希澈的小世界。




“你看!NicoNicoNi~”希澈比着妮可的标志性动作朝热巴笑出了酒窝,热巴看着他,自己也弯了笑眼。这个人把自己活成了个纯粹的样子,仿佛世界是小的,他人都是虚无的,顺着自己的心思活得开心才不愧于在这世上走了一遭了。




 




“天上天下,希澈独尊。”热巴无意识地重复着这句话,偏生是让希澈听到了,手上拿着手办点着头一脸得意地说着:“对对,对对。”




 




想想一屋子手办弄坏了得赔不少,热巴忍住了把手上的毛巾盖他脸上暴打一顿的冲动。




 




 




走到了另一头,热巴看到了满满一架子的美少女战士官方手办,还有几款限量版。遵循着眼看手勿动的优良品质,热巴定定地站在那里看了很久,没有留意到挑了两个周边想问热巴意见的希澈远远地看着她。












【D-3】




 




旅馆的顾客本来就不多,希澈跟热巴很快就跟老板娘混得很熟,偶然聊起三国的食性各有不同,希澈肚子里的馋虫又被勾起,一个劲催热巴做火锅。吃了几天拉面的热巴想中国味道也想得紧,跟老板娘申请了借用厨房,草拟了一份清单拉着希澈就往超市赶。




 




“祸国祸国~”推着车跟在热巴身后希澈一直嘟嘟囔囔,拿起一包年糕递给热巴,被热巴放回货架上,“中国火锅不放年糕。还有,是火锅,不是祸国。”




 




“祸国。”希澈认真地调整着发音。




 




“算了,你的语言能力全都用在母语上了。要是古时候的女人啊,你这张脸是真的会祸国。”




 




从货架上拿了一份牛肉一份羊肉放进购物车里,看见转角的试吃点,三步并两步走过去向工作人员要了一块烤鱿鱼,刚刚吹凉希澈就晃悠悠推着车过来了,热巴伸长了手递给希澈,希澈理所当然地张嘴接过。




 




香气从口腔回荡,经鼻腔而出,希澈喜欢得鼻子都皱起来,两只手向烤鱿鱼的工作人员比了大拇指。刚刚吞下嘴里的热巴又给他递了一块到嘴边,张开嘴正要接,热巴迅速塞进了自己嘴巴,还用食指点了他的额头,“好吃猫!”




 




“坏人你!坏迪丽丽,骗子。”




 




“那坏迪丽丽不给你做火锅了,我们回去。”




 




“迪丽丽最好了!漂亮又善良~祸国祸国!”




 




“可别祸国了诶呦……”




 




最后两个人采购了三大袋哼哧哼哧地往回走,好不容易回到旅馆刚把东西放下希澈就捂着肚子往卫生间钻。老板娘过来帮忙整理顺便关心地问了一句,得知是因为在商场试吃得太杂闹肚子,温柔的老板娘也哈哈大笑出来。




 




“偶吧!”热巴拿着一把海带在考虑放在哪边。




 




“干嘛?”厨房旁边的卫生间里传来闷闷的回答。




 




“海带,你喜欢放在锅底煮得软软的还是烫一下就吃?”




 




“……”希澈坐在马桶上脸都气鼓了,哪有这样的人,在这个时候问人家喜欢怎么吃的啦!




 




 




【D-2】




 




热巴一大早就把希澈叫醒了。




 




希澈换好衣服了在大厅等她。




 




希澈吃饱了早餐逗着猫等她。




 




希澈打完了一局游戏还在等她……




 




“从来没有女生让我等这么久。”




 




按亮手机看了时间准备要发怒的金希澈终于等来了穿着和服的迪丽热巴。




 




好看。希澈抬手摸摸下巴朝热巴比了个大拇指。




 




和服属于平面剪裁,不显身材,却正好在腰部以宽腰带勾勒出腰线。贴近脖颈的红领衬衣,腰后的大大的蝴蝶结衬得热巴像新生的红玫瑰,单纯又娇艳。




 




真好看。配得上我这身改良韩服了。




 




“今天由我先生送你们过去吧。迪小姐第一次穿和服不适应,拜托金先生您多照顾了。”老板娘把准备好的便当包交给希澈,希澈恭恭敬敬地接过和热巴一起鞠了一躬道了谢,跟着老板上了车。




 




今天是最后一天能在日本自由地闲逛了,明天他们就要互相道别,再一次一头扎进那个光怪陆离的圈子。




 




侧头看着窗外的热巴通过车窗玻璃的反光看到旁边坐着的希澈的侧脸。他正热烈地跟老板聊着天,又笑的牙龈肉都露出来,便当稳稳地放在膝盖上。这个人好像什么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是大事,虽然看着疯疯癫癫的其实道理比谁都懂得多都稳重,总是在你不经意之间说出一些值得反复品味的话。




 




“反正他们都是现实中什么都不敢说的落伍者。”




 




热巴记得这是那天跟自己打趣完彼此互相上网搜索对方的时候他突然说的一句话,说完之后马上又嘻嘻哈哈混了过去,却让热巴在回房之后沉默良久,突然觉得之前为舆论所困的自己就是个傻姑娘。




 




“我想,我是这个世界最坏的小偷,我偷走了无数少女的心。”愣愣看着希澈嘴巴一张一合说出这句话,热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扭过头端详对方得出了神,皱了鼻子挤了个哼,“对对对,我们宇宙大明星可好看了,我被迷住了,可怎么办呀。”




 




“我可不喜欢像狐狸一样的女人。”算着热巴要发作的点,又把手托在自己下巴上比个花状,“所以做我的花瓣吧~我会永远比你们爱我多爱你们一天!”




 




“咦,你给别人的跟给我的一样,我不要。”热巴做了个略略略,没把希澈逗笑,自己先笑出了十六颗牙。




 




樱花很美,樱花树下的一双人更美。




 




希澈还记得那时穿着和服入乡随俗的迪丽丽下了车小跑到樱花树下朝自己挥手的样子。樱花开得那样烈,花开赶上花落,最美的绽放即是生命的终结。那个姑娘站在樱花树下,粉色的蝴蝶结在身后扑腾,盈盈的腰肢细得仿佛轻易就会被风带走,像着漫天的飞花,只一眨眼就会不见。




 




希澈摇了脑袋把奇怪的想法甩开,提着手里的便当朝她走去。他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这一生只愿看见大家健健康康开心活着,哪怕也许此行一别再不相见。




 




他是跟韩庚跟宋茜他们打听过她的,很好的一个姑娘,只是受了点明星路必经的委屈。




 




并不是所有付出都会被认可,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周正地对待着的。艺人这个职业受到的瞩目过多,自然会有各种声音,如果都要在乎,做人就太累了。




 




想来这个姑娘该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她能在半年前被推上舆论顶峰的时候不停工作不去在意所有的争议,在放下的时候给自己一个假期纵情肆意地玩。




 




扶着又因为跑起来步子迈得太大差点跌倒的热巴,希澈叹了口气,“其实你还是适合中国的衣服。”说着翻出了手机里热巴凤九的照片。




 




“原来你喜欢我喜欢得偷偷存我的照片看!难怪你说我是狐狸。”扯扯还是不太适应的下摆,热巴心里也想着的确是汉服更适合自己。




 




“你,喜欢我,不喜欢?”希澈原本是想问你不喜欢我喜欢你?自己也没发现说错了,热巴那头反应比他还快,高高把手举起来,嘴里还念着凤九的词,




 




“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真乖~中国女生都像你一样可爱吗。”




 




“没有,只有我最可爱。”




 




“我觉得还是我的粉丝比较可爱,他们还会对我说欧巴撒浪嘿!”




 




“我也会说!欧巴!撒浪,撒浪,撒浪嘿呦~”热巴用右手两指比了心,然后用两手在面前比了心,最后手臂举到头顶比了个大心。




 




希澈笑眯眯拍了拍热巴的头,突然明白了日本人为什么总是这么拼命三郎。他们的国花七日而败,他们的茶道精神讲究一期一会,做什么都当做最后一次,所以活的那样热烈。




 




 




 




【D-1】




 




机场。




 




“我要先登机啦。抱一下吧。”热巴首先向面前的人张开了怀抱。




 




“不许哭,我不喜欢分别弄得哭哭啼啼的。”希澈回抱,轻轻摸着她的头。




 




“偶吧。”




 




“嗯?”




 




“你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要好好照顾自己。”热巴吸了吸鼻子。




 




搓乱了热巴头顶的发,希澈把她往外送,“快去吧,下次见!”




 




“嗯。下次见。”




 




谁也不说下次是什么时候,也许很快,也许不会有,但只要有想要见面的心就够了。




 




 




 




 




【一周后】




 




“热巴,有你的快递。”




 




一个粉色的盒子,随意绑着的红色缎带,盒子上还写着大大的“希”。热巴一边扯缎带一边摇头,这张扬的性子还是改不了。




 




盒子里是一本希澈自己的拉面书,热巴翻了翻,看来在日本那几天他基本上带自己吃了一遍了。还有一个夜礼服假面的手办,旁边是一封信。




 




“迪丽丽~我亲笔签名的拉面书,谁要都不能给哦!有机会再去吃一次吧,我又发现了几家特别好吃的店kekekeke……上次看到你在手办店一直看,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买,我就让店主留下来了,希望你遇到那个真实守护你的夜礼服假面。事实上,因为担心粉丝们离开怎么办,所以偶像们常常谨言慎行,但总是担心这些的话就什么都做不了。只要不说犯法的话,不说非伦理的话就行了。自由的过。你是最好最好的宇宙大明星的中国妹妹!”




 




拿起盒子里那个夜礼服假面,细细端详了很久,“在没有找到真正的夜礼服假面之前,你就叫金希澈吧。”




 




 




 




 




 




 




 




【两年后】




 




韩国釜山电影节。




 




彩排。




 




台上有人在试麦,热巴刚下飞机跟工作人员赶到现场进行彩排,除了工作人员谁也不认识,正在原地等沟通流程的工作人员的热巴听见音响传来并不陌生的嗓音,紧接着,传来了自己那个两年没人喊过的专属的称呼。




 




“嘿,迪丽丽。”




 




热巴回头,看见希澈那些麦克风双手抱胸在舞台上看着自己,眼里净是流光溢彩。




 




相视一笑,好久不见。




 




我很庆幸,与你重逢。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