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

冷处偏佳,不是人间富贵花
「诸君 我想叫三条昔」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 佛秀(大概是个小梗概


1
清婠第一次见到明澄的时候是那年七夕,七八岁的瓷娃娃挣脱师姐的手蹦蹦跳跳的在少室山下见识着坊外的世界。
小和尚就坐在寺门旁的柳树下,捻着佛珠嘴里念念叨叨,清婠猫着腰凑过去。
“喂!”
“……”明澄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向后靠,差点从大石头上栽下去,被清婠眼疾手快的拉住。
“阿弥陀佛……”明澄面颊染了一层红,又不好拂开小姑娘的手,“小施主你快些放开小僧”

“你怎么在这里打坐啊” 清婠举着糖人挤在明澄身边吃的开心。
“师傅说今日七夕,访客多,怕我被挤伤”他侧头看了看吃的嘴角满是糖汁的小女娃无奈的摇摇头,从怀里掏出手帕递给她。
“诶?谢谢你啊小和尚” 瓷娃娃大眼睛眨啊眨啊,细长柔软的睫毛扫到了小和尚心里。
“我有名字的,我叫明澄”
“你好啊明澄,我叫清婠,叶清婠”
那天寺里人声鼎沸,没有人注意到大柳树阴影下的两个年纪相仿的娃娃聊的多么开心。

……


2
清婠每初一、十五去寺里礼拜祈福,起先都是跟着师姐来,现在年满十五自己独当一面,更乐得揽下这个任务,有时在扬州施粥也会遇到下山化缘历练的明澄。只不过二人行变成了三人游,小道长看起来比明澄还要年长一些。
“念清啊,你怎么都不回纯阳宫啊” 清婠手捻野花摇啊摇的面对着明澄和念清退着走。
“我比你年长,按理你要叫声哥哥吧” 念清扶额
“才不要,那明澄还比我大呐,他也没有让我叫哥哥”
“阿弥陀佛” 突然被点到名的人一愣,错过了拉住面前脚下一拌差点摔倒的她的时机。
看着姿势别扭相拥着的两人,明澄眼神黯下去。

……

3
玄宗末年,远方战事的消息还未传遍扬州,清婠和坊主新学了一曲名动四方,兴冲冲的约了明澄和念清要跳给他们看。
“念清”眼前不断飞舞的红袖夹杂着她身上桃花的香味充斥着他的感官,“你曾说过你来扬州是为了找一个人”
“是” 道长姿态随意的倚在石桌上
“现在你找到了吗” 明澄看着念清一直胶在清婠身上的眼神,语气有些生硬
“是”不同于随意身形的,是难得正色的回答
明澄点点头,望着衣袂翻飞的清婠,眼底有不舍,却也是不曾显露的情深。
“照顾好她”
念清略带诧异的看他一眼心里一丝了然,“保重”

……

4
武林盟一路告捷,大破狼牙军,横尸遍野的战场上两路江湖人士会面,明澄望着不远处舞袖绝美却处处杀机的她愣了神,一道身影落在他身边替他斩了偷袭的狼牙兵。
“明澄,战场上可不要分神”
“念清!”他茫然,“你怎么……”
话语间她已飞身而至,怒目瞪着他,“你竟然丢下我!” 眼里委屈至极。
“你们没有在一起吗”他低喃
“我是婠婠的兄长,下山只为寻她”

……

5
国泰民安,山河犹在
当年立了奇功的几个人悄然归隐
清婠端了几盘小菜从屋里出来,红裙翩翩,广袖遮挡了微微隆起的小腹
桃花瓣遇风一落,飘在白衣道长的酒杯里
“桃花落桃花酒,烽烟起烽烟灭” 念清拈起酒杯一饮而尽
“慢些走” 明澄起身接过她手中的小菜,扶着她坐下
念清取出玉笛轻轻吹起,明澄给他添了酒,自己也缓缓啜饮,揽了她,轻吻她眉间的桃印。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评论

热度(2)